《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》不算影评的影评

  上次看《北京遇上西雅图》的时候还在上大学,学校附近没有电影院,在学校论坛上下载了看了之后,记得是清明节吧,突然有了去电影院的冲动,要是现在的我,大概毫不犹豫就买了票外加一中份爆米花和可乐冲进电影院吧。但当时只是想想便过去了。一晃三年过去了,我也已经从山东来到北京。听说《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》上映了,正好是五一劳动节,第一和第三天加班,只有第二天可以了,下午给某位姑娘发了微信想约一起看电影,问了句:在吗,可能当时她在忙,可能当时她没看手机,可能……,好吧,可能她根本就没打算理我。我一个人买了第二排9号的电影票,当然,还有爆米花和可乐。
  两个八杆子也打不着的人,因为一本《查令十字街84号》,引起的一年多的书信来往,最后机缘巧合在伦敦相遇,缘分是要等的。
  焦姣(汤唯),一个缺少安全感的,在澳门的赌场里当公关,一身的职业装下掩盖的是脆弱的内心,也幻想着自己能够自己保护自己,保护身边的人。

  在赌场偶然遇到自己的老同学,所谓的学霸用自己的数学赢了钱,焦姣签了100万的欠条,用来给他们当本钱赌博,在赌场里那所谓的学霸的赌徒本性完全暴露,而更让她寒心的是那几个高材生的话:虽然是你借的钱,我们也会帮你还一点的。(北大数学系莫名被黑)

在被逼还债的时候,起了贼心,偷了100万的筹码,大牛的劝告说,“长恨人心不如水,等闲平地起波澜”,“若水三千深”,最后选择回头,放回了筹码。和邓先生去了拉斯维加斯,认清了邓先生的真正的金钱肉体交易的本性,选择离开,借了邓先生的二十万的赌本,一场拉斯维加斯的赌博,赢回了自己的自由。在她最困难的时候,听到了向死而生,否极泰来等几个词,说出了这样的话:暗透了,才能看见星光,向死而生这句话太有劲儿了,死都不怕,人生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。或许只是些没什么营养的鸡汤吧,但在绝境中能给她一点力量,总是好的。太招人心疼。
  大牛(吴秀波),十四岁之前是被姥爷逼着背古文,导致后来的满腹诗文,遭遇家庭变故,只身来到美国闯荡,成了一个房产中介。
  他们一开始都偏离了自己最初的想法,但是受爱情,朋友,工作的影响,他们的人生观在一点点的改变,初心也逐渐的找回。正是不忘初心,方得始终。

  电影中说,不以滚床单为目的的搭讪都是耍流氓,可又说,一夜滚床单的热闹,可能换来一夜滚钉板的惨叫。
  电影中说,深爱太伤人,毫无保留地把心交出去,就害怕有一天,得自己一个人疗伤。可又说:疼吗?疼,总是疼得撕心裂肺的。可要是不再试,你又怎么知道那个人是不是最对的。从前觉得做仙人掌,扎人和自己无关,现在发现,扎了别人,自己更疼。是的,我们一路走,一路被辜负,一路点燃希望,一路寻找答案。

  其中用了很多我喜欢的古文、诗词,老爷子在国外说起的范文公《岳阳楼记》“去国怀乡”,以及老爷子生病住院,大牛前去探病,老爷子生气不见他,写了“渴不饮盗泉水,热不息恶木阴。”男女主角之间写信用了“云中谁寄锦书来”,“黄金百战穿金甲,不破楼兰终不还”,“此心安处是吾乡”等等~满满的古典文风,像这样的电影,可能真的不多见了,不管是电影的正常需求,还是导演或编剧的刻意卖弄,我都喜欢。
 
  其实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焦姣那句:竹杖芒鞋轻胜马,一蓑烟雨任平生。并非这句比“此心安处是吾乡”高明,而是中间少了两个字——谁怕。因为,这使我想起了我本想约来一起看电影的那位姑娘,她曾经写了:回首向来潇洒处,也为风雨也无晴,中间也少了两个字——归去。
  爱是人间真情,爱对了,才是不二之选,这也许是电影叫不二情书的原因吧。
  可要是不再试,又怎么能遇到那个真正最对的人。

ps:最后,关于矫情,
   写信,矫情吗?有点。矫情却有点浪漫
   念诗,矫情吗?有点。浪漫却有点矫情
   八十多岁了,婚礼,矫情吗?有点。矫情却更显浪漫。
   有人肯为你矫情,就是在对你浪漫。
ps:看完电影,发现姑娘回我微信了,而我又不知道说什么了